德约科维奇“人设崩塌” 前辈麦肯罗一语成谶

小德询问司线情况
小德向主裁求饶
小德被判负离开球场

  状态甚佳,但公众形象却一路受挫,德约科维奇堪称离奇的2020年历险记还在继续。在泄愤危险击球伤及线审继而被判美网出局后,他不仅收到连环罚款单,口碑也持续探低。从疫情期间在家乡举办邀请赛以致出现群体感染事件,到辞去ATP球员工会主席,另起炉灶成立职业网球运动员协会(PTPA),再到此番击球伤人事件,小德的公众形象已拉响警报。这是比26连胜被终结、冲击大满贯第18冠被延后更引人关注的事。

  “我错了,对不起大家”

  伤人经过:

  美网男单16强赛中,小德在暂处下风时,从裤袋中掏出一球带着情绪随意一击,结果意外击中了女线审的脖子部位并令其受伤倒地。虽然小德在现场当即道歉,但主裁还是将他直接判负出局。

  现场反应:

  小德在现场有过质疑,认为处罚过重,但主裁并未改判。小德离场并拒绝参加赛后发布会。此后,他选择通过社交平台发布情况说明和致歉。

  处罚结果:

  除了被直接判负外,小德还失去了在本届美网的排名积分和已获得的赛事奖金(25万美元)。另外,他还收到两张罚款单,因危险击球误伤线审被罚1万美元,因拒绝参加赛后发布会被罚7500美元。这样一来,小德的被罚总金额为26.75万美元。

  处罚依据:

  根据赛事规则,“任何时候,球员都不得在比赛区域内对裁判、对手、观众及其他人员进行身体侵害。”如果行为严重,除当场比赛被判负之外,球员还可能受到后续的追加处罚。

  美网主裁弗烈梅尔表示,尽管可以将小德的行为解释为无心之过,但是,“他确实肆无忌惮地愤怒击球,线审也的确受伤了,这在判罚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。”

  致歉声明:

  “这状况让我十分难过,大脑一片空白。我向线审询问并且赛事方也告诉我她没有事,感谢上帝,我对给她带来这样的不安感到非常抱歉。这是非常意外的情况,我确实犯了大错。为了尊重她的隐私,我不会提及她的名字。对于被判负,我需要回去好好检讨,这对我作为一名球员、一个人的成长来说是一次宝贵的教训。我对美网以及所有因我的行为而受到影响的人道歉。非常对不起大家。”

  补充声明:

  在那名受伤的女线审被人肉搜索且遭到部分球迷的网络攻击后,小德呼吁大家要保持理性。“请记住,被我的球击中的女线审也需要大家的支持,她什么都没做错。我希望在这段时间里你们也能给予她更多的支持和关心。”

  “唯一能击败小德的就是他自己”

  约翰·麦肯罗一语成谶

  从标志性的“坏男孩”,到功成名就入选国际网球名人堂,再到评论席上的元老名宿,约翰·麦肯罗一直很看好德约科维奇在本届美网上的夺冠前景,并曾预测“唯一能击败诺瓦克(小德)的就是他自己”。怎料,一语成谶。身为过来人,麦肯罗觉得这一污点将伴随小德余下的职业时光。而作为在比赛时有过同样“击球伤人被罚”经历的蒂姆·亨曼,他则认为小德拒绝参加赛后发布会的决定,已令其错失危机公关的最佳时机,实属昏招。

  因为行为不端,麦肯罗失去了1990年澳网的参赛资格,这是被记录在其“坏男孩”履历中的一笔。关于污点上身容易清洗难这件事,他可是再清楚不过了。“当你以为2020年已经无法变得更疯狂时,新的状况却来了……这是新手才会犯的错误。”“不管乐不乐意,他在余下的职业时光里都会是一个‘坏人’了。看看他将如何处理吧,这会很有意思。”“如果他接受这个(坏人)角色,那就能够缓过来。”

  对于在赛场上击球伤人这件事,已退役的英国著名球员亨曼是有过亲身经历的。1995年温网男双首轮,他在丢掉1分后发泄性地打出了一拍击球,结果这球刚好打中一个女球童的头部,小姑娘倒地后被送医救治,而他和搭档被罚直接出局。事后,因为道歉得及时且诚挚,亨曼免于被追加处罚。

  在亨曼看来,除了带着情绪危险击球外,小德还犯了另一个大错,以致雪上加霜。“很不幸,他让错误变得更严重了。他应该(在被罚退赛后)马上面对现实,承认自己犯了错误并道歉。实际上,逃避(如拒绝参加赛后发布会)只会让这件事的负面影响持续得更久。”

  小德没有进行危机公关吗?不,他当然做了,但那是在他拒绝参加赛后发布会,径直离开比利·简·金国家网球中心后才迟来的动作。而且,选择通过社交平台发布情况说明和致歉,令他错失了直面媒体在第一时间亮出立场的机会。危机公关,时间点才是它的生命线啊,差之毫厘,谬以千里。

  从疫情期间在家乡举办邀请赛以致出现群体感染事件,到辞去ATP球员工会主席,另起炉灶成立职业网球运动员协会(PTPA),再到此番击球伤人事件,小德的2020年经历了太多争议,并且它们聚合到一起的能量已开始撼动他辛苦树立起的公众形象。

  克耶高斯是现役球员中的“坏男孩”头牌,他抗议过被人用有色眼镜对待的经历。在与他不对盘的小德再度身陷争议时,克耶高斯在社交平台上发起了一项投票,“如果换成是我(泄愤击球伤人)会被禁赛几年”。结果,在他给出的三个选项中,20年的选项以绝对优势压倒了5年和10年的选项。公众形象很重要,连克耶高斯都明白的道理,小德又怎会不明白呢?但现状就是小德昏招连出,这大概也可被归结为“2020年之不可思议”了。

  想变革却总选错时机

  德约科维奇仍在追赶纪录,他距离费德勒的大满贯数量(20冠)只差三冠,距离纳达尔(19冠)只差两冠。但是,他的行事风格已与费纳二人显露不同。泄愤危险击球,错就是错,认罚属于分内事,但抛开这点不说,小德的身边人对他还有一些别的惋惜——纵有变革之心,奈何总选错时机,令人遗憾又同情。

  “很多时候他(小德)的想法是正确的,但时机不对,就像(造成群体感染的)亚德里安邀请赛一样……情况需要有所改变,但不是现在。”已退役的原著名女网球员汉图楚娃相信,挡在小德与第18个大满贯冠军间的唯一障碍,就是小德自己。“我关心他,尊重他为我们的比赛所做的一些努力,也希望他能从中吸取教训。”

  危险击球造成误伤,同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费德勒或纳达尔身上,也许被罚出局的结果难以避免,但逃过口诛笔伐还是有可能的。究其原因,小德陷入今日处境非一日之寒,与他在近几年中连当“出头鸟”的做法应是有所关联。

  很多人都知道,小德刚辞去ATP球员工会主席一职,另牵头成立了职业网球运动员协会(PTPA)。他对此举的解释是,希望新协会能更好地维护低排名球员的利益。其实在更早前,小德就已经介入到了“网球政治”中。

  去年,自2014年起便担任ATP执行主席的克里斯·科莫德“下课”了,这背后就有小德、波斯皮希尔等球员在发力。当时他们给出的理由是,科莫德一直都更偏向于赛事和赞助商的利益,也更偏向于高排位和顶尖选手,而漠视低排名选手的利益,以致于令ATP球员的贫富分化现象愈发严重。

  其实,就在本次赴纽约参赛期间,小德的经纪人爱德华多·阿塔尔迪还就这样的“出头鸟”做派与他有过讨论。“我知道爱德华多不希望我在公开场合谈论这样的事,也觉得我不该太关心网球政治,但我内心深处觉得这是正确的事,有责任要去这么做。如果有机会去分享一些我认为可能对某些人有积极作用的东西,我会这么做的。”小德在采访中曾如此解释道。

  “刺头”小威决不沾浑水“乌龙”造就年轻新冠军

  风过留声。德约科维奇暂时陷在了危险击球伤人事件的负面发酵中,这时候,不仅他四年前在法网上同类型发泄的不当行为被回忆了起来,就连曾有“刺头”之举的小威亦被牵连。

  2016年法网男单1/4决赛,小德在一次破发失败后砸拍子出气,差点打中线审。类似的泄愤举动,不过由于当时并没有真的击中人,所以小德在道歉后未被处罚。面对记者追问,那会儿他还嘴硬,“我不是唯一在赛场上有负面情绪的人,我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做,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。”结合到小德这次的伤人事件,也算有前科可循。

  看到小德遭了重罚,其实不少人还想问问小威的感受。毕竟在美网赛场上,这位美国黑珍珠才是履历更丰富的“刺头”。

  2009年美网女单半决赛,小威先是摔拍,后又冲着线审大吼以示不满,两次警告后被罚分。由于当时正处赛点,所以小威等于直接输掉了比赛。2011年美网女单决赛,她因对得分的判罚不满与裁判争执,结果被判罚分,还被对手斯托瑟破发,并最终输掉决赛。2018年美网女单决赛,小威又是摔拍又是争执,一场比赛领了三次警告,但结果还是输给了大坂直美。

  此番,小德误伤线审后,小威被追问了好几次,但每回她都以无可奉告回应,将不参与的想法表现得十足明显。

  随着小德的乌龙出局,如今仍战斗在男单签表上的球员便都是“90后”了。这意味着,费德勒、纳达尔、小德对大满贯赛的垄断被撕开了一道口子,“90后”男单球员终将迎来第一位大满贯冠军。你知道上一次大满贯男单的八强名单中没有费纳德三人是何时吗?那已经得追溯到有些遥远的16年前了。

  东方体育日报 记者 章丽倩

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比赛推荐内容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ldc欢乐多

为您提供当天多场热门赛事的免费推荐!

为您推荐

X